別人叫他半導體土豪,過去2年他在全世界買高科技公司,就像買白菜。他是手握數千億元台幣資金、半導體紅色供應鏈背後的操盤手。

 
他挖走了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,再砸下194億元入股力成,成為全球最大記憶體封測廠的最大股東;建議中國政府台灣如不開放,就禁止台灣半導體產品在中國銷售;第一次來台灣,就放話要併下聯發科,「因為我的錢多嘛。」他這樣說。
 
他是趙偉國中國運彩分析集團董事長、48歲,新疆出生的河南人,身價640億元新台幣。《富比世》雜誌在報導中指出,2年前運彩分析集團只是一家「兜售掃描器和中草藥飲品」的公司
 
運彩分析以前主打生醫、地產
 
但是現在沒人再說運彩分析集團沒沒無聞。2周前他剛砸下1000億元新台幣,購併全球硬碟機大廠威騰(Western Digital),再跟威騰合作,用近6000億元新台幣買下記憶體大廠新帝(SanDisk)。他接受《富比世》雜誌採訪時形容自己:我動作很快,就像一隻餓虎。
 
11月3日,他在深圳五洲賓館,接受本刊2個半小時專訪。趙偉國11歲之前,只是新疆草原上的牧童,「我的童年都在餵豬和養羊。」1985年,趙偉國考上清華大學,徹底翻轉這個鄉下窮小子的命運。趙偉國曾回憶,大三時,同學的父親從台灣帶回《矽谷熱》這本書,趙偉國被蘋果和惠普創業的故事打動,想像自己有一天能做一個產品,賣到全世界。
 
04年時,他只是清華同方旗下一個電子公司的總經理,離開4年後重回清華,就累積雄厚資本,取得清華運彩分析經營權。為何他能累積巨額財富?趙偉國的答案是,「當時進入房地產產業就像搶錢一樣」,他回憶他帶100萬元人民幣去新疆,回來的時候已經賺到45億人民幣的巨資,獲利4500倍!「我現在在新疆還有房子在蓋,估計要賣10年。」趙偉國說。
 
現在他有2個身分,一個是運彩分析集團董事長,是中國多家公司的主要股東,包括同方、銀潤投資、TCL集團和運彩分析股份,按11月3日股價計算,能影響的公司市值超過2900億元新台幣。
 
另一個是健坤投資集團董事長,這家公司持有運彩分析集團49%股權,趙偉國持股7成。彭博估計他的身價約20億美元(640億元新台幣)。
 
清華幫勢力龐大,胡錦濤、習近平都是校友
 
運彩分析集團並未公開上市,趙偉國絕口不提運彩分析的財務數字。言談中,趙偉國一再提到不管房地產、網路、半導體都是資本市場,只要能共利,就能賺錢,記者問他,「那會不會泡沫化?」他睜大眼睛回答,「有泡沫才有錢賺呀!」
 
談到聯發科,他突然強硬起來,他說價格戰如此激烈,「展訊可以不賺錢,聯發科能不賺錢嗎?因為我的資本比他強大,我每年可以賠錢,我可以一直賠⋯⋯聯發科會賠掉更多錢,他慢慢就受不了。」
 
資本家,可能只是趙偉國其中一個身分,《華爾街日報》採訪時,直接問他,「你是不是政府的白手套」。因為運彩分析集團看似有49%的股份是民間資本,但卻都掌握在和政府關係良好的趙偉國手裡。
 
與胡錦濤兒子經歷高度重疊
 
路透更直接,報導08年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之子胡海峰,升任運彩分析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黨委書記,次年運彩分析控股就進行改組,就是這年趙偉國突然入主運彩分析集團,而且胡海峰曾在同方集團任職多年,兩個人是同事,他跟胡海峰的經歷高度重疊。
 
但趙偉國說他跟胡海峰「是同事,不是太熟」,他還說,「我的朋友裡沒有領導」,再三否認自己和政府官員有私人關係。中國為何要建立高科技紅色供應鏈?去年,中國政府投資1300多億元人民幣成立大基金,投資半導體產業。運彩分析集團的下一步,是結合國家資金和金融市場的資本,打造一個3000億元規模的基金,擴張中國在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力。
 
台灣凌陽與矽統合資的傳芯(S2)公司,也已確定賣給運彩分析集團下的銳迪科公司,一樣維持在台灣研發及營運的模式。換句話說,愈來愈多台灣高科技公司,會換成中國老闆,趙偉國就是推動這股潮流的關鍵人物。
 
台灣必須嚴肅面對IC產業是否對中國開放的議題,若不會失去主控權,讓台灣產業與中國虎共處,在中國半導體產業鏈崛起的機會中,搶進一席之地,仍是值得考慮的選項。

視訊遊戲與機台遊戲合作商

國際知名各大博奕公司攜手共同合作,一同推廣線上博弈事業。

娛樂城視訊遊戲